久_一只小型缅因猫

爱我的竹林




I'm flying higher than I ever dreamed.

【哈蛋】103 Days

—————————————————————————

00.00 a.m.

艾格西一如既往的解锁了手机并熟练的打开了应用程式来进行签到。


「我艹!」

然而他发现了他昨天居然没有进行签到。

长达103天的连续签到就这么断掉了。

艾格西将手机随手扔到一旁后抓着床单哭了起来。

听见楼上有如此大的动静,哈利担心艾格西出了什么事,于是他上了楼想关心一下他家的蛋宝贝儿;但当哈利一打开房门只看见了一只撅着屁股抓着床单发出呜咽声的柯基宝宝。


「怎么了,my baby boy?」哈利坐到了床边,关心起了小柯基宝宝。


艾格西一语不发的指了指刚刚扔手机的方向。

哈利顺着艾格西所指的方向...

【哈蛋】来一颗粽子吧?

—————————————————————————

艾格西出外勤任务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这种现象十分少见。只要是Kingsman内部员工,从圆桌骑士们到保洁人员,都知道艾格西非常粘哈利,不管在哪里都一样;尤其,Kingsman前线吃狗粮人员——梅林表示,加拉哈德骑士已有好几次为了找他的亚瑟撒娇而不交任务报告的前科。

但是,令人头疼的小加拉哈德居然十分罕见的拖延了任务的时间。梅林连接上了加拉哈德特工的眼镜摄像画面,同时,大加拉哈德也传来信息问了他家的小加拉哈德怎么还没回家的事情。梅林突然觉得自己头又更疼了一点。

「Eggsy, 走左边!」

然后他就这么看着小加拉哈德跑向了右边。...

【哈蛋】Become Human[序]

《Detroit: Become Human》AU


仿生人设定,不喜勿入。

—————————————————————————

型号:RK800

编号:#012 019 097-51

名称:Harry

售价:$10000  已出售

.........

「Hello, Eggsy.」

哈利看着眼前的小男孩,小男孩正是他的新主人,Gary ‘Eggsy' Unwin。而这孩子只是个未满六岁,还不懂所谓“仿生人”为何物的小男孩;哈利是一位最新型号的高性能仿生人,他拥有宛若人脑般的中央处理系统,拥有超越寻常人的智商与思维能力。像哈利这种类型的仿生人一般用于处理刑事案件...

那啥,最近好像有一款游戏叫做底特律吧?


我就想问问....你们想看仿生人AU吗


(当然我也只是问问,有可能不会写出来)

【哈蛋】狐狸的诡计[下]

—————————————————————————
.....

拉灯拉灯~

哦对了,顺便说一下,事后哈老师又昏迷啦~调皮的小狐狸蛋蛋又施了法术了

.....

当哈特先生再一次醒来后,他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家的沙发上。

怎么回事? 难道这一切都是梦?

哈特先生看了看他身上仍然非常整齐的西装,和昏迷前并没有什么不同。好吧,或许真的是个梦,当自己在酒吧喝到不省人事后,有个不知名的好心人把自己给抬了回来;真是的,身为一位特工,这种事情应当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尤其他还是一位绅士,简直是非常失礼了。

而哈特先生并不知道,房子外正有一只小狐狸将爪子搭在窗台上看着里头的一切。

一路上,...

【哈蛋】狐狸的诡计[上]

—————————————————————————

「我是否有这个荣幸请先生喝一杯呢?」

原本正盯着木质桌面的哈利抬起头来,余光撇见他的右手边有一个人,于是便转头过去。对方是一位充满了朝气的金发青年,他的笑容宛若一颗高挂在天上的太阳般灿烂。青年似乎是个Omega,当青年一靠近哈利时,他嗅到了一丝甜腻的香味,当然,这股气味并不是很明显。

难道青年并不明白一个看起来相当可口的Omega出现在酒吧里并且主动搭讪Alpha会有什么后果吗?

「请坐。」
哈利又继续将专注力放到了木质的桌面上。

年轻人入座后抬了抬手,等服务生过来后,他点了两杯马提尼。

等马提尼送上来后,他将另一杯推给了面前的这位...

【哈蛋】哈利哈特是个魔法师

—————————————————————————

在一个下雪的天里,五岁的艾格西正坐在落地窗旁等着他的哈利回家。小艾格西抱着柯基玩偶,闷闷不乐的看着窗外堆积起来的白雪——通常这种时候,哈利应该会从艾格西的身后出现,并伸出他的手抱起小人儿,变出好多能够让小艾格西的不开心烟消云散的魔法。

很显然,魔法师哈特先生不在的时候,那些看不见的小乌云就会咚咚咚的跑到艾格西的头上下起了雨,让小艾格西忧郁的都快要发霉了;但是,只要有了哈特先生,哈特先生只要挥一挥手,就可以赶走小乌云们! 哈特先生是个拯救了艾格西小王子的大魔法师!

但是,哈特先生什么时候才要回来呢.....小艾格西无精打采的缩成...

【哈蛋】如果艾格西养了一只柯基[中]

—————————————————————————
当他一进门时,刚好哈利也走下楼。

「Eggsy?」


哈利揉着眼,看着正站在玄关的人与狗——哦不,说准确一点是抱着狗的人。

「Harry~你看~它是不是很可爱~!」

艾格西将狗儿抱到到了哈利的眼前。

「柯基? 你从哪儿弄来这小家伙的?」
哈利用手指戳了戳狗儿的爪子,并且从艾格西手中接过这只可爱的小柯基。

「我正好经过一家宠物店,收银的姑娘和我说它们都是被遗弃的。」

「『它们』?」

「是的,我把其他的给Roxy跟Kingsman了,这些可怜的小家伙不能没有家。」

「你该真庆幸我们的单位是个会发放狗儿给各位候选人并下令其...

【哈蛋】如果艾格西养了一只柯基[上]

—————————————————————————

天气难得十分晴朗的伦敦,艾格西正在这个城市里漫无目的的瞎逛着。

今天,梅林突然发信息给艾格西,通知他哈利出任务的时候出了一点小意外,虽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但还是暂时没有办法出任务。艾格西只好在家里等着那位需要被照顾的病患;当一辆黑色出租车停在哈利家门前时,艾格西听见了车子的声音后便飞奔至门外来迎接哈利。当车门的后座一打开时,一位身穿黑色条纹西装的年长绅士下了车。他的动作有些缓慢,步伐也有些颠簸,似乎是真的受了不小的伤,艾格西见状赶紧跑了过去搀扶哈利。

终于让哈利愿意乖乖的在床上休息而不是坐在书房里看着那些该死的文件,艾格西感叹着,上了...

【哈蛋】加拉哈德的日记

—————————————————————————

19/03/2016   天气 雨

又是一个奇怪的梦,这次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场景,只有一张木头制的长桌子,上头摆着一件一件的物品,像是一枚粉色的勋章、雨伞与...一只狗? 那只巴哥犬的脖子上有个吊牌,我伸手过去想翻起来看这只狗儿叫什么名字,但是狗儿却低下头并舔了我的手....这并不能妨碍我的动作,于是我的另一只手朝小狗儿的脖子伸了过去,将他的项圈转了个方向,金色的圆形狗牌上头只刻了两个字:「J.B.」,这就有些令人匪夷所思了,难道是Jeremy Brett的缩写? 此时....有个声音闯进了...

SCP-035 x 我(Dr. J, Alpha级人员)


—————————————————————————

我走进了位于重收容区,项目SCP-035的收容室另一头的观察室里,我打开了广播对麦克风说着

「早上好,SCP-035。我能向你询问一些有关SCP-049的信息吗?」
坐在地上低着头的人抬起了头来,朝观察室这边看了看并起身朝我这个方向走来。

「Wow! 小可爱,没想到你会来看我!」

「现在是工作时间,请你严肃一点,035。」

「好的好的,我亲爱的J博士。 那么,你想知道些什么呢?」

「你有见过049面具和黑色大衣下的样貌吗? 我手中的研究资料...

SCP-035 x 我(Dr. J, Alpha级人员)


—————————————————————————

「嘿,小可爱,我认为你不应该继续做剥手指这类几乎等同自杀的动作。」035从背后按住了我的双手。

「别这样突然出现在我背后。 我压力大的时候正会这么做,这大概是我唯一的宣泄方式了。」

「这次又是什么困扰着你了?」

「噢,我觉得身为SCP-035的你,应该没有资格干涉我们SCP研究人员的事情。」

「我怎么没有资格了? 049也建议我需要倾听一下关于你的烦恼,把痛苦闷在心里可是会闷出病来着的。」

「049? 他怎么会知道我发生什么事了?」

「你知道的,...

【哈蛋】加拉哈德的日记

—————————————————————————

18/03/2016   天气 阴

亲爱的日记,是我,艾格西。

我昨夜入睡之后梦到了好多的蝴蝶,对,好多的蝴蝶,蝴蝶们似乎正围绕着什么东西飞舞。我朝蝴蝶群中走了过去,我看见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他的棕发被发胶一丝不苟的固定着,他还戴着一副玳瑁花纹边框的眼镜,他朝了我喊了声「Eggsy! come here!」,我下意识的跑了过去,脚不停使唤的朝那男人奔了过去,当我与他的距离只剩下两公尺时,我扑了过去,抱住了他并且呢喃着「Harry....Harry....」,而被“我”称作哈利的男人则是一手搂着我,一手摸了...

SCP-035 x 我(Dr. J, Alpha级人员)


—————————————————————————

我用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白色的墙面,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桌面。

「怎么了,我的小可爱,不开心吗?」

西装革履的035用手撑在桌面上,俯下身来看着我。

「喲,035,又找到了一个新的身体啊?」我将身体转到侧面问候着他。

「是啊,还不错,缺点就是这个躯壳的身高有点太高了。」

「跟你还挺配的,不觉得吗? 面具、长腿与西装,我的最爱。」

「天哪,你居然这么说,我真开心!」035伸手摸了摸我的头。

「我说说的而已。」我拍掉了他的手。

「噢,别那么扫兴嘛,你喜欢...

【哈蛋】加拉哈德的日记

—————————————————————————

17/03/2016   天气 晴

亲爱的日记....你好,初次见面,我叫做....我的名字是什么来着的....?算了我想不起来了,总之,我一醒来就在这奇怪的地方,我从一张床上醒来,旁边都是一些奇怪的机器、设备。而我看了看我所处在的这间房间,我觉得好像哪里怪怪,视线似乎变窄了一点? 我用手摸了摸左眼的位置,我摸到了一个平面、有些硬度的东西,像是...一个罩子? 不过一会,房间的门开了,走进来一个头顶毫无生机的人,他看上去挺高的,约莫185cm左右吧,他手里还拿了一个平板,身上穿了一件褐色的...

【哈蛋】加拉哈德的日记

—————————————————————————

08/06/2015   天气 晴

今天就是最终测验了,我从哈利家出发前往裁缝店的时候非常的紧张,我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我的手握成了拳头放在腿上,哈利似乎是察觉了我的紧张,他安慰我「没事的」,好吧,哈利这么一说我就放心的多了,但我发誓,我一定要在通过最终测验之后跟哈利告白,然后成为兰斯洛特,和哈利一起拯救世界!

当到达了裁缝店后,哈利和我说他还有事就先走了,我点了点头,走进了裁缝店。当然那间试衣间的镜子并没有登录我的指纹,哈利和我说,将我身上那枚被我当成护身符的粉色勋章按在镜子上就行了;不知道洛克茜有没有这种...

梦到脸叔了嘿嘿嘿嘿嘿嘿...而且是年轻的脸叔(傻笑.jpg)

【哈蛋】加拉哈德的日记

—————————————————————————

07/06/2015   天气 雨

亲爱的日记,是我,艾格西。

今天的伦敦天空布满了乌云,也下了一点小雨,我坐在裁缝店的沙发等着哈利把我领回家...对,领回家。我就乖巧的端坐在裁缝店的沙发,脚也不敢翘。一旁的老裁缝,安德先生还端了茶来关心我,我和他说我只是在这里等人而已,但他还是把茶放在桌上去忙自己的了;我不好意思把人家的好意放在一旁等凉了,就端起那杯红茶来喝,茶香非常的浓郁,品完一小口后还会回甘,果然高级的裁缝店才配得上高级的茶。当我喝了第二口后,哈利推门走了进来,走到了我旁边。

「等很久了吗?」

「...

【哈蛋】加拉哈德的日记

—————————————————————————

06/06/2015    天气 晴


亲爱的日记,是我,艾格西。


我最近有个烦恼,我喜欢上了我的推荐人,哈利哈特先生。


他谎称他是一位裁缝,但实际上是一名特工,这也是我走进了裁缝店的一号试衣间才知道的。他说起谎来的说服力十分的强大,大概是长得好看的关系吧? 在我还没正式与他有过直接的接触前,我们常常在一些小地方相遇。像是:黑王子酒吧。

当时,我正坐在那排靠窗子的座位上喝着黑啤,突然,酒吧门上的铃铛作响,我朝门的方向看了过去,是狄恩那混球的手下们。该死的,手无寸铁的我开始计...

写手,算是语文界的钢琴家吗?


这大概是个奇怪的问题。

【哈蛋】洛克茜的烦恼

好姑娘第一视角吃狗粮系列。

—————————————————————————

「Roxy,救救我!」

正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洛克茜,看着一旁突然亮起的手机萤幕。萤幕上显示着昵称为“蛋宝“的人发来了信息;洛克茜想,难得的假日,蛋蛋怎么突然跟她求援来着的,难道蛋蛋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们Kingsman的吉祥物可不容受到半点伤害的啊!

洛克茜坐起身来,拿起了手机解开了锁屏。

「Eggy? 怎么了?」

「Roxy...我觉得Harry他不爱我了!」


「怎么说?」

「他居然没有帮我留早餐!」

洛克茜翻了个白眼,至于吗我的蛋宝。

「...就只因为这样?」...

Please don't go.

【哈蛋】爱他就是要把他宠上天啊!

—————————————————————————

「哈利~~~」

艾格西一边大喊着哈利的名字一边从校门跑向正靠在一辆黑色跑车的哈特先生,这样充满粉色泡泡的场景总是每天都在上演着。由于正是放学时间,聚集在校门周围的人总是特别多,这样的画面看在眼里,纷纷成为了大家讨论的话题,有些人就这么开始叽叽喳喳了起来,总是特别惹人嫌。

「乖孩子,今天的晚餐想吃什么?」

哈利揉了揉抱着他的腰不停磨蹭着的艾格西的头。他笑了笑,这孩子总是那么喜欢撒娇;或许是因为童年缺失依靠的对象的缘故,这孩子很难对除了自己以外的人敞开心房。想到这里,哈利就十分自责,艾格西的父亲,李 安文,正是他的同事。在三年前...

【哈蛋】Kingsman床边故事 - 白雪王子

又是沙雕短篇故事。

—————————————————————————

從前從前,在大不列顛島上的一个冬天,艷麗的皇后誕下一子。男孩的皮膚潔白如雪、唇赤紅如血,男孩的髮色宛若用晴朗的大太陽釀成的香檳般金黃,他那碧綠的眼眸裡,那片星辰大海正訴說著在那寧靜的小鎮上流傳的一則古老的故事。因此,將他命名為白雪王子。

皇后在生下王子的不久後便辭世了;白雪王子的父親,偉大的國王另娶了一位美麗驕傲,卻狠毒的女人為皇后。同時那位漂亮的女性也成為了白雪王子的繼母。

在白雪王子幼年時,他的繼母對他疼愛有加。王子的房間總是堆滿了各式各樣的布娃娃,這些軟綿綿的填充物像是亞瑟王身邊英勇的圓桌騎士們,陪伴著小王子...

【哈蛋】Knife or Sugar?

—————————————————————————

是否對於他來說,太殘忍了一點?

哈利看著病床旁那冰冷的儀器,由那些不帶任何感情的數據來證明床上的人還活著。

可曾想過是否要放棄?

當然,不。艾格西是他唯一的眷屬,是他唯一的家,他多麼希望艾格西有朝一日能夠再一次的睜開那雙祖母綠的雙眸,哪怕只有一會也好;哈利開始想念它了,那盛滿愛意的雙眼。曾經跟隨著他到天涯海角的小搗蛋鬼,有他在的時候,連空氣都靜不下來;而現在,整個1297號病房死氣沉沉的,沒有半絲生機,一位年長的紳士正注視著病床上那因為長期臥病在床而金髮叢生的男孩。


哈利不是沒有想過會有這樣的結果,特工畢竟就是高危職業,得隨...

【哈蛋】Kingsman床边故事 – 猫与老鼠

又是沙雕短篇故事。

————————————————————————

從前從前,在紐約郊區的住宅社區裡,一棟不起眼的獨棟房屋裡,有一隻貓叫做Harry。而同樣生活在這棟房子裡的還有Harry的天敵 – 小老鼠Eggsy,Eggsy也是Harry的玩伴。

又是一個風和日麗的上午,慵懶的大貓哈利窩在了沙發上,把玩著它手中的那枚粉色的勛章。它並不知道這是哪裡來的,這枚勛章從它睜開眼時就一直陪在它身邊。這小小勛章的存在,對他而言,宛若家人;來到了這個新的家,它仍然帶著這枚粉色的勛章。它的新主人並不會去干涉它的生活,也不會和哈利有多少互動;三餐仍是乾糧,從未有過些大魚大肉。...

【哈蛋】Kingsman床边故事 - 小红帽

沙雕短篇故事

————————————————————————

從前從前,有個小男孩叫做加里艾格西安文;艾格西自幼父母雙亡,收養他的人是一位叫做梅林的光頭魔法師,艾格西十分的乖巧聽話

魔法師叔叔跟鎮上的大家都很喜歡他。


艾格西的家坐落於森林的周圍,而他的外婆 洛克西 的家正是在這座森林的另一頭。小鎮上有一個傳聞,關於這座森林裡有一隻可怕的大野狼。

這隻可怕的大野狼有一個名字,叫做哈利 哈特。沒有人知道這個名字的由來,甚至也不明白為什麼一匹野狼會有名字。


有一天,艾格西的外婆生病了,光頭魔法師要艾格西提著果籃去探望外婆。果...

身为大龄废物萌新的我今天终于过啦~~~~

今天小欧了一把(๑¯ω¯๑)

没错啦~又是我~

皮的慌( ̄∀ ̄*)

是我,我又来皮啦~

蛋蛋大概就是这么好哄了!

1 2 3 4 5 ————